永远避不开温柔

【祺鑫】你到底是喜欢卷毛还是喜欢丁老师?

*伪现实向

*马嘉祺×丁程鑫

*我编的,不要上升小朋友

*ooc预警

正文

  

  
  
  
  “小丁么?奇怪?好像有点,最近就有点,有点……怎么讲呢?”年轻的化妆师用小号刷子沾取少量蓝色眼影,视线却从眼前乖巧闭着眼的少年脸上偏到不远处那个耷拉着的脑袋上,眼珠子转了两圈,愣是措不好词,只得重新聚焦于手上的活。
  
  “别扭?”
  
  轻飘飘的两个字,似是焦头烂额之际,邻桌的学霸轻轻推来的正确答案。化妆师手下动作顿了一下,连连点头,“对对,就是别扭,好像也就对他的头发这样子,这段日子总是拧着股劲。”化妆师放下小刷子,步子向后撤了撤,摇着头又挑出一盒银色的闪粉,抬手用食指轻轻抹开闪粉,终是满意开口,“嘉祺,睁眼看看。”
  
  得到准许的少年睁开眼睛,些许的异物感让他不得不快速眨巴着眼睛,试图缓解眼部的不适,化妆师刚想开口又噤了声,少年眨着的眼睛和各路小说里描写的一样,同扇着翅膀的蝴蝶无异,这两只蝴蝶似在挣扎,高频扇动的翅膀像是要在大洋彼岸制造一场毁天灭地式的灾难。
  
  马嘉祺一瞬不瞬地盯着镜子里映着的那个还有轻微摇摆幅度的小后脑勺,“他对头发怎么拧着了?”
  
  “就最近总不爱卷头发,总叨叨着直发好啊自然酷啊什么的。”化妆师抽出一把大刷子沾了散粉后,在盒子边缘敲了敲,“来,闭眼,屏住呼吸。”
  
  马嘉祺紧紧闭上眼,散粉打到脸上时,整张脸都缩了起来,小脸皱得跟小朋友被强迫喝下中药没差。
  
  终于被释放的马嘉祺走到还在晃着脑袋打盹的人身边,弯下腰细细看着难得安静的人,他的眉眼唇鼻都生得格外好,一张被粉丝夸上天的脸让人怎么看也看不腻,视线最终停在了他今日乖顺的头发上,没有刻意去卷去烫,跟所有十五六岁的男孩一样。
  
  马嘉祺抬手,食指和中指夹起他的一缕软发,手指并拢向上卷了卷,偏长的刘海堪堪在手指上卷过两圈。本就只是小憩的人被这么一拉,自然是不耐地微微张开了眼。被强制弄醒的人眼前还胧着一层膜,盯了一会才辨认出是谁扰了他。
  
  开口就是刚刚睡醒的软调,“小马哥你嘿烦。”
  
  “快要上台了,可以起来了。”话是这么说的,说话的人却还是弯着腰尽职地当着人形牢笼,一点没有要无罪释放身下人的样子。
  
  “那你还不让开?”
  
  “那丁老师回答我一个问题。”
  
  丁程鑫颔首示意他继续。
  
  “怎么不卷头发了?以前不是挺喜欢卷发的么?”
  
  “不想卷了,不喜欢了。”丁程鑫推了把还圈着自己的人,“让让,快上台了。”
  
  两双眸子撞在一起,比相异两极的磁铁吸引力还要大,马嘉祺张开口,又阖上了唇。最终只是在恋人额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
  
  是的,不是普通队友,是恋人。
  
  
  “马嘉祺过来挨打!”小狐狸看着镜子里自己头发上黏糊着的那点口红嗲了毛。
  
  “哎哎哎,阿程我给你擦我给你擦。”小浣熊拿着湿纸巾乖巧捋顺那缕发。
  
  
  
  “阿宋啊,阿宋啊。”刻意压低的声音在宋亚轩耳边像是开启了3D立体环绕音。
  
  “小马哥好好讲话!信不信我锤你!”得到眯眯眼威胁的阿宋又怯怯地补充,“的马小柴……”
  
  “你是怎么觉得锤小柴不会被我锤的?得得得,不跟你讨论这个,你知不知道丁老师最近不乐意卷发是为啥子嘛?”
  
  “嘿哟,这您可算是问对了人,待我细细给您讲来。”
  
  “……你哪来的扇子?”
  
  看着装模作样、摇头晃脑的虚假评书先生宋亚轩,马嘉祺满脸都写着——妈的智障。
  
  
  
  是上个月还是再上个月来着,反正宋评书先生是记不得了,就一次广告的拍摄现场,有只小泰迪的那次。
  
  那是这个月的事情,唯一听众马先生小声逼逼。
  
  宋评书先生心下暗自计算了一下武力值,确认是打不过的人,咽下这口气,继续老老实实讲。
  
  
  
  “哈喽,大家有想我们吗?这个月的视频日记由我来拍摄。”宋亚轩高举着自拍杆,走向休息室,“今天我们在拍广告,那我们先去看看谁在休息室里。”
  
  窝在几乎可以当床的巨大沙发里的人听到响动抬起头,左手迅速从毯子下抽出,竖着食指在嘴前示意宋亚轩安静。刚想开口说话的宋亚轩疑惑上前,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几乎整个人都缩在沙发上,只露出来几撮头发,看样子是睡熟了。
  
  马嘉祺慢慢掀开毯子,轻手轻脚地下了沙发,朝面前的手机挥了挥手,“大家好啊,介于丁老师正在睡觉,我们出去聊。”
  
  “哎哎哎小马哥你扯我出来干嘛啊,让我拍一拍丁儿啊。”宋亚轩小声抱怨着。
  
  “等会吧,他刚睡着,最近他都睡得不大好,你等会转完一圈再来吧。”
  
  “那行吧行吧,”宋亚轩重新打开手机录像,“好,因为你们的丁老师在休息,所以我们再去别的地方转转,不如让我们看看是哪个小倒霉蛋被抓去化妆了吧。”
  
  
  
  马嘉祺重新回到休息室,尽管无论是脚步还是动作都做到了最轻,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了响动,还是吵醒了最近被肩上的重担压得难以入眠的丁程鑫。
  
  “嗯?小马哥?”声音沙沙的,他清了清嗓子再开口,“刚刚是亚轩儿?”
  
  “你听到了?他在录视频日记,你再睡会儿吧,最近你真的没睡好几次吧。”马嘉祺说着话,重新钻进暖烘烘的毛毯里,右手又虚虚放在丁程鑫头上。
  
  “睡不着啊,等他录完再说吧,这一阵儿过完应该就好了吧。”丁程鑫还带着点懵懵的意味,脑袋像是无意识的,微抬后,在温暖的手心蹭了蹭。
  
  翘起来的几撮发丝在马嘉祺手心里若有似无地划过,痒痒的,却不忍心离开。马嘉祺屈起手指,像往常一样让鬈曲的头发绕在自己指节上,在恋人的一头卷发上,手指轻柔地绕着圈。
  
  丁程鑫向来是顺着他摆弄的,但总要带点撒娇意味地埋怨一句,“刚做的发型都被你搞乱了,赔偿我。”
  
  马嘉祺低下头,是恋人亮晶晶的双眸,一时哑口,“怎么赔偿?”
  
  “嗯……”小狐狸的眼睛弯了起来,一看就是又在鼓弄什么坏主意了,“攒着吧,留着收拾你比较好。”说着就扑到了马嘉祺身上,马嘉祺看着一点一点放大的怀中人的脸,依旧带着温和的微笑。见他没什么反应,本来只是想拿手机顺带欣赏恋人窘态的丁程鑫贴得更紧了一些,柔软的唇瓣擦过眼前人的下巴,坏心眼的狐狸怎么会就这般蜻蜓点水呢?粉嫩的舌尖探出,在马嘉祺下巴上留下一点湿润,若无其事地离开,打开手机,任凭暧昧气氛在空气里一点一点慢慢发酵。
  
  “看,小马哥你欠我很多回了哦。”小狐狸总是精怪得很,记事本里的马老师已经是“负债累累”了。
  
  “好好好,反正人也是你的,怎么处置全凭你啊。”马嘉祺一手将离开自己怀抱的热源揽回来,一只手又自然地玩起柔软的发。
  
  最近一向难以入眠的丁程鑫在恋人轻柔地抚摸下被睡意袭卷,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还在想,这狗蛋儿怎么还有安眠体质呢?
  
  
  
  “我是不是来晚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导演。”待丁程鑫被闹钟吵醒,再匆匆赶到,其余四人都已经投入了拍摄。
  
  “没事没事,小马给你请过假了,知道你是队长,现在这阶段肯定很累,小伙子,坚持住就好了。”导演一副感慨万千的模样,“现在正在拍单人镜头,你快去补个妆。”
  
  “我知道了,谢谢导演。”丁程鑫弯腰鞠了一躬,起身时,视线悄悄绕过导演,聚焦到正看着他微笑的某人。
  
  相视一笑,也不知道是触到了什么开关,两个人的嘴角越咧越大。
  
  刘耀文刚拍完,退到马嘉祺身边就看到他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小马哥你这是在笑啥呢?”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也没有。
  
  “没啥,唉,小火汁,你不会懂的。”马嘉祺敛住嘴角,拍了拍刘耀文的肩。
  
  怎么地了?你们高中生都这么智障的么?初中生表示满头问号。
  
  
  
  那只小巧的泰迪现在被马嘉祺抱在怀里,环住它的手指正绕着卷毛打着转。柔和,无意识般的手法和在自己头上又有何异?化完妆的丁程鑫看着正在拍摄的恋人,气得想当场绞了这一头卷发。
  
  “咋了咋了?这么生气的感觉。”宋亚轩刚结束和刘耀文的手臂肌肉大对决,扭头看到队长的怒气简直要具象化成一团火了。
  
  “呵,这狗蛋祺,到底是喜欢卷毛还是喜欢我?!”
  
  
  
  “你到底是喜欢卷毛还是喜欢丁老师?”
评书先生“啪”地一声合上扇子,学着当时丁程鑫怒极反笑的模样。
  
  “……了解了,谢了。”
  
  
  
  “丁老师,我最喜欢的就是丁老师了,卷发也好,直发也好,什么样的丁老师我都喜欢,最喜欢了。”小浣熊环抱住小狐狸。
  
  “这是个什么毛病,突然干嘛呢?睡觉睡觉。”小狐狸钻进小浣熊的怀里,语气佯装怒意,嘴角却浸在蜜罐里,甜得冒泡。
  
END

结尾好像有点草率orz

突如其来的复健,文笔垃圾我知道。

怎么办呢?公司再垃圾,之前再难受,我也没办法舍弃这两个小朋友,真的,他们太好了,希望两个小朋友可以一直这么相互扶持着走下去。

谢谢观看,我溜了。(好久没看祺鑫了,多了好多神仙太太啊!我去吸食神仙作品了,告辞。)

  

评论(2)
热度(174)

© 六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