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避不开温柔

【祺鑫】马老师一直很幸运

*锦鲤本鲤马嘉祺×小狐狸丁程鑫

*不要上升小朋友

*ooc预警


正文


  

  

  马嘉祺此人,小的时候就被叫做小福星,待到锦鲤这东西开始盛行,就多了个锦鲤的称号。

  

  这个一直带着笑的男孩子身上好像真的被施了什么绝世好运的魔法。

  

  

  

  小时候,在家里闲不住的爷爷总爱去搓两把麻将,道理说着好听——小赌怡情,但怎么遭得住爷爷这陈了年的坏手气,把把都是去给老朋友送钱的。日子一长,饶是奶奶这样好的脾气都发了火,勒令他不许再去,还叫年纪尚小的马嘉祺盯着点。

  

  至于盯不盯得住,那就得另说了。爷爷半哄半逗的,硬是把小朋友拉到了好友家,麻将牌碰撞的声音才唤起小朋友后知后觉的阻拦。很明显,爷爷坐下了,就不是小朋友能拽起来的。小脸都恼红了的马嘉祺进退两难,往哪个方向走好像都没有什么用,只得原地打转转。爷爷却是一声爽朗大笑,“哈!胡了!”马嘉祺不打转了,迈着小短腿扑到了爷爷腿边,爷爷一把提溜起小朋友,放到自己腿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欢庆小调,几枚硬币收入囊中。

  

  待到心满意足的爷孙俩回家之时,奶奶近乎化身穆桂英,一手叉腰,一手竖着她的红缨枪——大竹扫把。“马嘉祺!我出门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

  

  马嘉祺挣脱爷爷的手,熟门熟路地扑向奶奶,还奶声奶气地喊,“是爷爷骗着我的!”

  

  “哎哎老婆子你可别生气,你看!”一只已经褪了色的荷包随着爷爷一上一下的动作,满是钱币碰撞的响声,“咱孙儿可真是个福星啊,你别恼了呗,给你都给你。”

  

  奶奶脑袋晕眩眩的,迷迷瞪瞪被塞了个布袋子,等爷孙俩都溜进了屋,才反应过来,摇着头进了厨房准备晚饭,嘴里嘟囔着不饶人的话,面上分明带着笑哩。

  

  自那以后,爷爷总爱带着马嘉祺去小赌怡个情,这胜败比率变化太大,一下子跟乘了刚发射的不知道第多少个长征二号(注①)一样,嗖得一下就突破高层大气。爷爷的荷包常年都鼓着了,马嘉祺这小福星的名号也就传开了。

  

  

  

  小福星也抵抗不了时间的齿轮,该到上学的年纪了。出生月份刚好抵在年末的小朋友只能巴巴的看着同年的伙伴背上颜色各异的小书包,亏得还有邻家的敖子逸一起陪着他,也不至于太过寂寞。

  

  谁能料得到,本地的第一小学扩招,那条红线刚刚好划在了马嘉祺生日后三天。得到消息的当晚,马嘉祺就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天蓝色小书包,值得一提的是上面还印着意味着会被其他小朋友围着交谈的蓝猫。而生日只差了十来天的敖子逸就只能独自一人巴巴的看着小伙伴蹦着跳着上学。

  

  小学的马嘉祺可跟高中的马嘉祺完全不一样。成天插科打诨没个正形,爷爷奶奶也宠着溺着,常年不在家的父母好不容易得了机会想管教一下,就被护犊子的奶奶拦下,“小孩儿不都这样,长大就好了!”

  

  一句“长大就好了”让马嘉祺就这么混到了六年级。等他终于开始意识到卷子上那红艳艳的分数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小升初考试也碾着身后的路来了。匆匆开始看书,等考试的日子撵到脚后跟了,马嘉祺彻底放弃。坐在考场上的他拿着试卷,犯了愁。

  

  那个被蝉鸣声贯穿的夏季,留在马嘉祺印象里的全是自己低空飞过一分的成绩和拉在小院子里的红色条幅。

  

  马嘉祺被市重点初中录取了。

  

  

  

  至于现在坐在省一级重点高中实验班教室里的温润少年马嘉祺,他会嘴角扬起一个合适的角度告诉你,一路走来努力才是最重要的,运气不过是辅助工具罢了。但心里清清楚楚,一直没什么特别追求的自己不过尽了六七成的力,运气才是致胜关键。他不说,同学们也一天天发现这是个锦鲤般的存在。这不,最近热衷拆盲盒的前桌又转过来在他桌上码了一溜小盒子,“马哥马哥,帮我拆呗,您这手啊就跟开过光似的,一定能开到隐藏!”

  

  马嘉祺比了个OK的手势就随便拎出个盒子打开,前桌眼睛都不太敢眨,摒着息看着盒子被打开,配重币被倒出,小袋子被撕开,一个Pucky被倒出。颤抖的手接过娃娃,“马哥啊!您这真是神仙手吧!一发入魂啊!隐藏款啊马哥!谢谢您啊!剩下的我就自己拆了,不劳烦您了,哎,你自己挑个送你吧。”

  

  马嘉祺想要婉拒的话在心里绕了个弯,泛上来的时候,前桌亮晶晶的崇拜眼神把它摁了回去,“……行吧,别这么吹我了,我就偶尔偶尔好运。”说话间又拆开一个盲盒,倒出来的Pucky是个最基础的款,“看,运气不就这样嘛。”

  

  

  

  第二天照例起了个大早的马嘉祺,看着书桌上那个狐狸样的玩偶,怎么看怎么不是个滋味,昨天它不长这样吧?不长这样啊!

  

  “不是建国以后,动物不许成精么?哦是了,你不是动物。怎么回事?连娃娃界都有小狐狸精?还挺可爱的,你还能再变回原来的样子吗?不对不对,这才是你原来的样子?”马嘉祺食指在小狐狸的背上一下一下轻轻点着。

  

  “你话好多哦!”狐狸动了一下,抖了抖身子,全身浓密的毛发似火焰般跳动。

  

  “你到底是个啥?”心里有点慌乱的马嘉祺面上还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小狐狸跳进马嘉祺手心里,“我?我是专吸人精气的狐狸精!”语毕,一口咬上马嘉祺的虎口。

  

  酥酥痒痒的感觉蔓延开来,马嘉祺配合着倒吸一口气,意图带上恐惧的神情,没忍住,一咧嘴就笑了。

  

  “……你笑什么啊!人类!”小狐狸脾气上来了,纵身一跃,回到了桌面上,几乎和身子一样长的蓬松柔软的尾巴一卷,舒舒服服裹住自己的身体。

  

  指尖传来的硬物质感宣告着小狐狸的彻底沉睡。

  

  


注①:这里指2006年发射的长征二号丙Y16,实践八号育种卫星


TBC


明天高考(浙江新高考制度)

试图从小朋友身上得到一点好运气qwq

祝我好运,继续复习了_(:з」∠)_

谢谢观看!


评论(10)
热度(114)

© 六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