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避不开温柔

【横说】下一秒亲吻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向横×林说,双甜豆
无关《念念》,多私设的一段甜腻爱情,校霸人设崩塌。
短打,一发完,甜甜甜!

  

  
  
  
  室内温度,29.5℃
  
  林说看着手机上的温度,依旧没到学校规定可以开空调的30℃,他烦躁地抓了抓前额过长的刘海,本来乖顺地贴着额头的头发翘了起来,大概是跟着头发一起吧,林说的心也痒痒的,翘了起来。
  
  
  “喂,向横。”
  
  
  被笔戳醒的少年抬起头,眼睛微眯着。
  
  “向横?”见同桌还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林说又轻轻唤了一声。
  
  “唔……”向横勉强睁开眼睛,“干哈子?”他好像又嘟囔着抱怨了几句,语速有点快,林说没听太清楚,但语气软软的,全然不似平常气场两米八的校霸横。待向横眨巴了几下眼睛,彻底抬起头看向林说,后者才发觉现在的向横软得简直不像话。不单单是眼神和语气,连日常翘得二五八万的大背头此刻也难得乖巧地贴着主人的额头。搭上向横那张透着一股子奶气的脸,谁能想到,这位竟是打遍十八中的校霸同学呢?
  
  
  林说感觉温度大概已经超过三十度了吧,更热了。他把一本练习怼到同桌面前,另一只手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耳朵,“就问你道题哈,16看一哈子。”说完就回过头,又掏出手机,点亮。
  
  
  室内温度,28℃
  
  明晃晃的数字。
  
  
  向横看着眼前的题目,脑子还有点儿昏昏的,不大能看得进去。即便如此,他还是尽力看了几遍题目,试图去理解题意。
  
  
  半晌,“林说,你不会做?”这个时候的向横也清醒得差不多了,单手转着笔,撑着脑袋看向林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被盯着的少年总觉得向横的唇边眼角都带着微微上扬的笑意。
  
  林说咧开嘴,笑了,“是啊,你会么?”
  
  看着对面人小狐狸一样的眯眯眼,向横心下一动,“不,不会。”
  
  
  “那,我们一起去问老师吧?”
  “好。”
  
  
  脆生生的应答,像是携带着来自太平洋的湿润空气的季风,哗啦啦,降下一场干净清爽的大雨。把烦闷尽数冲走,只留下带着若有若无甜意的空气。
  
  
  两个少年跑出教室,走在黑黢黢的楼梯上时,不知道是谁先碰了谁的手,等再度走到灯光下,两只手已经牢牢扣住了对方,加快的步伐,无言的对视,夜色里的少年人似是要融入黑夜中,自此浪迹天涯。
  
  
  “向横,我们像不像私奔?”林说摇了摇紧握着的手。向横感觉到了手心里痒痒的,自家恋人的手指不太老实。感觉不赖,向横这么想着。“那这位大侠准备和鄙人私奔到哪里呢?”顿了顿,眼里笑意更深,“何日完婚呢?”
  
  “噗。”向横的语气实在是太认真了,林说没忍住,“这位小公子倒是想得多呢!”
  
  
  教室到办公室的距离也不过短短三条走廊和两层楼梯罢了,没等向横再说些什么,二人已经走到了办公楼。手里的温度陡然消失,向横握了握拳,皱着眉头看林说竟真的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无人应答。
  
  林说回过头,“门锁着啊。”小狐狸的眼睛亮晶晶的,语气里染着几分委屈,眼角却带着笑。
  
  向横看着他,指了指走廊尽头,那里有一盏昏暗的小灯,“那我们就先去那边看看题吧。”
  
  
  少年人大概都很喜欢和恋人牵手的感觉吧,短短十几步的走廊,两人的手又黏黏糊糊地贴着了,转而变成十指相扣。
  
  
  “向横……”林说看着对面人低头认真看题的模样,“你真看题啊?”狠了狠心还是试探着出声。
  
  “那看你呗!”向横猛然抬头,林说惊得向后一缩。
  
  
  太近了,真的太近了,连呼吸的频率都快被他带跑了,林说感觉自己的耳朵又开始发烫了。向横也发现了。
  
  
  “说儿,你耳朵红了。”
  
  
  “松开松开!”林说甩了甩紧紧相牵的左手,但奇怪的是手指却是怎么也不松开,“太热了!废话多呢!信不信老子给你一脚?”佯装要抬脚,面上一副凶凶的样子。
  
  谁也不知道,林说这个十八中第一盐在自己面前有多么甜,不管林说有意还是无意,向横很受用就是了,就像现在,校霸横把手里的习题放到旁边一个窗台上,空出来的手准确地找到了归宿——林说的右手。
  
  “听说你准备给我一脚?”向横又凑近了,“嗯?”呼吸轻柔地扑在林说嘴上,鼻上,面上,心上。
  
  林说也凑近了,“是啊,准备受这一脚了么?”距离已经犯规了,下一秒,就该在下一秒。
  
  
  “咔哒。”
  
  “你们在这干嘛呢?”一个老师从办公室走出来,狐疑地打量了一下两人。
  
  “问题目,在等简老师。”向横摇了摇刚匆匆拿回的练习。
  
  老师本来就不是教他们的,也没多问,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说压着声音,笑声却停不下来。
  
  “笑什么?还笑?”向横把练习一甩就又扣上了笑到直不起腰的少年的手,“再笑?我要亲你咯。”向横微微弯腰,在他耳边说出这句话,还刻意吐出热气。
  
  “今天话真的很多哎。”林说抬头,凑了上去。
  
  
  终于,世界归于寂静,只能听到外面风吹树叶的声音。
  
  END
  
  
  
  
   那个……评论了解一下?|・ω・`)
  
  
  
  

评论(8)
热度(52)

© 六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