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避不开温柔

【祺鑫】Green

  *勿上升真人
      *哥哥丁程鑫×弟弟马嘉祺
      *非血缘关系兄弟
      *短打,一发完
      *快节奏,假车(连轮子都没有的车!)

       

  少年人总爱说些似真又假的话,双眸看着清澈可随意见底,实则一脚下去就会沉到不知在何处的深度,连扑腾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1.
  
  拥有一副极具迷惑性面孔的丁程鑫就总眨巴着眼睛,开口,尾音微微上扬,你觉得不对可又在心底默认。
  
  
  就像是他唤你去办公室,你只能看到一头雾水的老师。
  
  就像是他给你讲一道题,批下来,他对你错。
  
  就像是他一脸不耐地开口。
  
  
  “我最讨厌马嘉祺了。”

  
  2.
  
  马嘉祺,或许该叫弟弟。一个丁程鑫从来没承认过的非典型兄弟。通俗点说,重组家庭带来的所谓兄弟情。
  
  其实丁程鑫一开始是期待着这个弟弟的到来的。
  
  他顶不喜欢那个总是笑得温温柔柔的,无条件迁就他的阿姨,他觉得看着她可不舒坦了,一层雾弥漫在两个人中间,雾知道吧?挺大的那种,吹也吹不散,冲也不敢冲,他只能看到她模糊的笑脸,其他的一概不知,怪难受的。
  
  他期待着马嘉祺是个叛逆少年,毕竟照片里的这个弟弟虽然笑得和阿姨一样温柔,可不羁的发型一看就不像那帮只会念书的典型好学生。他期盼着马嘉祺可以和他联手拆了这座姻缘庙。
  
  
  这世界上大部分事情都不会顺着你的意来,你越想,它越要逆着你的鳞一路狂奔。
  
  这不,丁程鑫见到了一个温柔乖巧的少年,菠萝头也不见了,发带也消失了,这锅盖,比自己的还整齐。
  
  “你好,我叫马嘉祺。你可以叫我嘉祺。”
  
  “丁程鑫。”丁程鑫无视了那只伸出来的手,丢下个名字就上楼了。得,跟他妈一个模子里刻的,拜拜了。
  
  马嘉祺收回手,倒也不恼,只是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转角。
  
  
  3.
  
  第二天,丁程鑫班里多了个焦点人物,名字还挺熟,马嘉祺。
  
  丁程鑫看着被女生包围的少年,一股子莫名的烦闷升腾起来,慢慢绕着心里打转。他从桌肚里揪出一本书摔在桌面上,力度没控制好,光滑的课本在桌子上转了两圈,第三圈刚开了个头就自由翱翔去了。
  
  
  丁程鑫小声骂了一句,实在是心烦,趴下假寐。
  
  
  “哥?”
  
  一个干净的音节稳稳地在趴着的少年心上落地。
  
  是马嘉祺。
  
  丁程鑫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过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给自己捡书,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那般惑人的气音呼出一声“哥”。
  
  
  4.
  
  “丁儿!去打球!”
  
  丁程鑫应了一声,从空调后面拽出自己的球包,勾着兄弟的肩,往操场走。
  
  
  马嘉祺看到他了,距离不算近,但他看到了那个哥哥,走路不太老实,一颠一颠的样子看着心情怪好的。马嘉祺一口饮尽手中的水,漫长蜿蜒的河流从他嘴角发源,一路向低处流淌,流进隐秘之处,打湿了他的衣服。
  
  马嘉祺掀起衣服下摆擦拭着脸上的汗,露出了形状好看的腹肌。
  
  
  丁程鑫的耳朵里充斥着少女们尖锐的喊叫声,他似乎看到马嘉祺眉眼弯弯说了句什么,可他听不到。
  
  这是第一次,丁程鑫不自觉向马嘉祺露出笑容。又甜又软,比游乐场里卷了几十圈的超大棉花糖更令人心跳。
  
  
  5.
  
  已经和这个弟弟朝夕相处了大半年了,丁程鑫早就接受了现实,这座姻缘庙算是稳住了。可他偏偏还是对马嘉祺一副爱答不理的死样子,好像这样有多厉害一样。
  
  他忘记了,尚且年幼的孩子总爱用这种方式引起自己喜欢的人的注意力。
  
  
  “哥,吃饭了。”早就勒令过他不许喊自己哥哥了,可马嘉祺置若罔闻,甚至变本加厉。
  
  “知道了。”明明应答就该到此为止,可他就得加一句,“烦死了!”
  
  打开门,眼前景象有些过分。马嘉祺就走在前面,一双笔直光洁的腿很扎眼,黑色运动短裤随着他的每一次抬脚在白T下面若隐若现。丁程鑫感觉自己嗓子眼微微发紧,一大早还有些混沌的大脑似乎有些当机。不然为什么脑海里全是马嘉祺平坦的小腹和白花花的大腿呢?
  
  
  “哥?想什么呢?”马嘉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身走到了他身边,歪着头看他。
  
  “没没!走走走!”丁程鑫推了几下眼前的人,耳朵尖悄悄染上了红。
  
  
  6.
  
  后背完全被汗浸湿了,丁程鑫双眸失神地盯着虚无的黑暗,他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身为一个年轻气盛的高中生,丁程鑫自然是经历过遗/精的,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可这一次是因为一个梦的催化,一个色彩明丽的,梦。
  
  
  大面积的蓝紫色瑰丽绚烂,让丁程鑫迷失了方向,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该往哪个方向走,或许该说这个鬼地方根本不存在什么方向。
  
  在一团又一团跳跃的颜色深处,他好像看到了一点点不同,一点点白,像是什么蛊惑人心的陷阱。
  
  他知道不对了。他还是走过去了。他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了。
  
  “马嘉祺?”
  
  那个背影愈发清晰,回头,一个少年郎,丁程鑫听到了,他说,“阿程哥哥。”
  
  丁程鑫感觉一阵眩晕,再睁眼,他在和马嘉祺接吻。
  
  意外的,感觉很好,不想反抗。
  
  马嘉祺的唇和手在丁程鑫身上探索着,每一个动作都很轻柔,像羽毛飘落,丁程鑫耳朵里灌满了马嘉祺的声音,他说,“阿程哥哥,好喜欢你。”
  
  探索者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终点,他奋力开辟着新世界,不知疲倦。
  
  
  丁程鑫随着身体的蠢蠢欲动,意识逐渐清明,他醒了。
  
  
  7.
  
  马嘉祺察觉到了自家哥哥对自己的突然疏远,很奇怪,他以为他们俩已经可以称得上家人了。
  
  之前的丁程鑫虽然会假装很凶地让自己滚开,可上学也好,放学也罢,丁程鑫总会等着他,也就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傲娇小狐狸罢了。
  
  而现在,丁程鑫已经两天没和马嘉祺一起上下学了,连在饭桌上都躲着马嘉祺的目光。
  
  
  “哥?哥,你是怎么了?”马嘉祺还是在第四天忍不住敲响了丁程鑫的房门。
  
  “没事!滚开!谁是你哥!”里面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埋在枕头里发出的声音。
  
  门锁着,里面的人也不愿开门,马嘉祺有些恼了,狠狠抬脚,落在门上也只是轻轻一下,连声儿都没有。
  
  
  
  8.
  
  马嘉祺喜欢丁程鑫。
  
  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丁程鑫,很奇妙。因为马嘉祺从来不信什么劳什子的一见钟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讲,俗套又傻逼。
  
  在丁程鑫面前,他自己就成了那个落入俗套的,彻头彻尾的傻逼。
  
  马嘉祺知道,再喜欢都没有意义,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感情。
  
  他就像是误入猎人陷阱的一只兽,洞口太高了,他想尽办法,也无法脱逃。他听到了,越来越近的,带着喜悦的,脚步声。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对着他的瞳孔,只消一秒,他就会烟消云散。
  
  
  
  9.
  
  晚饭后的丁程鑫还是匆匆扔下碗筷,就窜上了楼。
  
  马嘉祺又到门前试探,他抬手,却迟迟没有敲下去。房间里断断续续的传出了轻微的声响,他想再贴近一点,意外发现,门只是虚掩着。
  
  门后的世界吸引着少年进入,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这是一副怎样的光景啊!
  
  丁程鑫躺在床上,被子里鼓鼓囊囊的,他微眯着眼睛,似是失了神,口中黏黏腻腻的,竟然是自己的名字。
  
  马嘉祺听到了,他的哥哥,他最喜欢的哥哥,他的丁程鑫,在轻念着,“嘉祺……”
  
  黑洞洞的枪口不见了,取代的是一根结实的绳子。陷阱里的他获救了。
  
  终于,在最后一声微微提高的音调后,丁程鑫睁开了双眼,刚准备掀开被子,却对上了马嘉祺的眸子。
  
  小狐狸瞬间炸毛,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把自己包成一个球。
  
  太丢人了!居然喊着非亲生弟弟的名字干那种事情,而且还被发现了!
  
  “哥……”
  
  被子外有人在呼唤自己,可小狐狸动也不敢动一下,他害怕,害怕就此被宣判死刑。
  
  “阿程……”马嘉祺叹了一声,坐下环抱住那个球,“阿程,我喜欢你。”
  
  就像是训练有素的伞兵信心十足地越出飞机,试图打开跳伞,却怎么也打不开,只得任由地心引力将自己向下拽,失重,脑袋晕乎乎的。以为必死无疑,降落伞却在半空中,“嘭”地一声,猛然张开。稳稳落地。
  
  10.
  
  少年人对于喜欢,总是青涩的。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们不清楚怎么表达才够动人。但他们胜在那份一往无前的勇气,即使明知道前路布满荆棘和野兽,他们也会选择用最直抒胸臆的语言道出那份心情。
  
  
  
  11.
  
  阿程,我喜欢你。
  嘉祺,我喜欢你。
  

      END

     起祺弟弟用近一年的时间潜移默化,终于让阿程哥哥动了心,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取名是真的很废物了,主要是想表达一下少年的爱情像刚采摘下的还未熟透的苹果,一口一下去,青涩无比,却让人上瘾。
    完全不会取名,我很菜。

    评论区了解一下么?
  
  
  
  
  
  
  

评论(14)
热度(71)

© 六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