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避不开温柔

【祺鑫】非典型色盲

  *勿上升小朋友们!
  *医生丁×病人马
  *短打小甜饼
  *一点点走默片风格
  *震惊!全色盲患者竟这么恢复……(哈哈哈哈哈突然uc震惊部)

  马嘉祺是全色盲。
  
  这是医生说的。
  
  检查结果是视觉神经并未出现病变,但症状是全色盲症状没错。先治疗看看。
  
  这也是医生说的。
  
  好好好,都听您的。
  
  这是妈妈说的,泫然欲泣。
  
  话题的主人公抱着双臂,交叉腿,半倚着墙,未置一词。
  
  很烦,早知道就不提了。
  
  他想。
  
  
  治疗进行的很不顺利,整整一年毫无进展。不,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这一年的时间让马嘉祺从一个要捏着鼻子吞下一口苦药的小孩变成了喝下一碗药也面不改色的少年,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成就吧。
  
  
  
  马嘉祺?
  
  低着头写病历的医生冷不丁飘出了一句。
  
  是。
  
  马嘉祺看着那两撮不怎么听话的呆毛,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一下。
  
  治疗了一年才知道转到心理科,那头的医生倒也挺会骗钱的哈。
  
  医生抬起了头,很年轻的一张面孔。
  
  马嘉祺怔住了,不单单因为面前人长得好看,而是他在医生脸上看到了流转的色彩,久违的,色彩。
  
  在目光撞上的那一刻,马嘉祺感受到了自己跳动的神经,一点光亮自医生嘴唇上发源,那两瓣嫣红逐渐明显,一丝一缕的光又从中抽离,再汇集,凝成一股,再来,马嘉祺看到了医生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红的双颊,栗色的小卷发,连那身惨白的衣服都跟当初黑白世界里的白不一样,那白色更加生动,是一种跃动的色彩。
  
  医生,我好像恢复了。
  
  马嘉祺听到自己微微颤抖的声音。
  
  哦?真的?那这个杯子什么颜色?
  
  年轻的医生只挑了下眉,转着笔的手随意指了指自己的杯子。
  
  ……灰色?
  
  马嘉祺知道不对,这是老电影里的暗沉,而非它的本色。
  
  这不还是么?小朋友别逗我哈。
  
  不,我能看见你。
  
  很奇怪的一句话,但马嘉祺说了,医生也懂了。
  
  
  
  自此,周日成了马嘉祺最期待的日子,倒也不是说对于色彩有多大的渴望,但一周的单调日子过后有点明媚来调和一下也蛮不错的。
  
  小朋友这周怎么样了呢?
  
  医生单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看向对面的病人。
  
  小丁医生戴美瞳了啊,怪好看的还。
  
  马嘉祺笑了笑,答非所问。
  
  那好,我们今天就出去走走吧。
  
  丁程鑫一把合上病历本,站起身,笑眼盈盈的看着马嘉祺。
  
  想来该是没有什么人可以介入他们的,听起来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也许就是他们特有的密语。
  
  
  
  这是两人第一次一起离开医院,马嘉祺想到刚才的小丁医生一身正气,一脸真诚哄骗自己妈妈的样子,没忍住,笑了。
  
  收获了来自身侧人的一肘子。
  
  笑什么呢?
  
  没,就觉得你挺可爱的。
  
  小朋友还真是没大没小。
  
  嘴里不饶人的嘟嘟囔囔,语调却是腻腻呼呼的,和自己手里融化了流下来的冰淇淋一样,甜滋滋,黏糊糊的。不讨厌,甚至还怪喜欢的。
  
  小朋友快吃你的雪糕,滴下来了嘿!
  
  小丁医生眼睛滴溜溜的转,可尖了,一眼就看到了马嘉祺手上挂着的那滴牛奶色液体,叼住自己的雪糕就开始掏餐巾纸,太阳是真的一点也不给这个小洁癖面子,才不过三秒,他嘴里的雪糕就化成水往下淌,他急的躬身往前,脚步又不稳地向后跳。待餐巾纸掏出来,他身上也已经被滴到了雪糕水。
  
  叼着雪糕,双手拿着纸巾的人抬头看向马嘉祺,大概是被冰的,那人的眼睛还红红的,活脱脱一只小狐狸。那狐狸正无辜地盯着自己,马嘉祺又觉得他像个猎人,自己才是落入圈套的那只兽。
  
  马嘉祺上前,从丁程鑫嘴里抽走雪糕,被冰到微微发僵的嘴没法及时合上,融化的雪糕带着唾液扯出一条线,糟糕的画面。马嘉祺没犹豫,径直走向垃圾桶,扔掉了两支还在滴水的雪糕。
  
  都是因为你!知道么?!
  
  本是低着头擦衣服的人看到一双鞋出现在眼前,猛地抬头,食指戳着眼前人的肩膀,连眼睛都瞪得圆溜溜的。
  
  真奇怪,明明穿着白大褂,带着一点点若有若无笑意的小丁医生看起来稳重又可靠。现在眼前这个急得跳脚的白T男孩到底是哪里变出来的小狐狸?马嘉祺笑得直不起腰。
  
  你还敢笑?
  
  好好好,不笑不笑,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小丁。
  
  我们先去买件衣服吧,然后去骑车怎么样?
  
  马嘉祺看着眼前眼睛亮晶晶的人,实在不忍心提醒他出行的目的不是娱乐,只得点点头应下了。
  
  
  
  马嘉祺看着更衣室打开的门后慢慢走向自己的人,就这么生生夺走了自己的一魄。
  
  衣服就是普通的粉色衬衫内搭一件白T,可放在这人身上就大放异彩,是真的放彩。马嘉祺本就只能看到丁程鑫身上的颜色,现在更是让周遭的黑白都变得几近消失,视线里只有那点跃动的色彩。
  
  小朋友!回神,走了啊!
  
  丁程鑫一巴掌拍在还愣着的马嘉祺头上,拍回了他的神智。
  
  等一下,小丁!我真的恢复了!你看这件是红的,这是黄的,还有这个,蓝的!
  
  马病人沉浸在靓丽世界中无法自拔,紧紧攥着医生的手,小丁医生呢倒也不恼,暗自又再加了几分力气。
  
  丁程鑫看了眼在柜台后面踟蹰着准备过来驱赶神经病的店员,拉着马嘉祺离开了服装店。还没等开口恭喜,马嘉祺先蔫了刚那股子膨胀的气。
  
  又看不到了……
  
  丁程鑫没说什么,心里兀自埋进去了一个答案。
  
  没事没事,至少我们已经看到希望了不是么?那么!现在!享受夏天吧!
  
  小丁拉着马小朋友跑向最近的自行车供应点,小朋友看着牵着自己的人,觉得就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小朋友,你家也太豪华了吧?怪不得能一直砸钱在医院呢。
  
  身为一个挣扎在小康线边缘的工薪阶层,丁程鑫自然是对富贵生活充满好奇和向往的,东看看,西摸摸的,还时不时发出一两声惊叹,逗得马嘉祺发出一波又一波音浪一般的笑声。
  
  干什么啊小朋友!没见过穷苦人民么?
  
  没见过你这么可爱的。
  
  来自小朋友的随口暴击,小丁医生血条突降一半。
  
  咳咳,那我们来做一下今天的色觉测试哈!
  
  别走这些程序了吧,怪没劲的。话说小丁你今天怎么来我家了?
  
  你妈跟院长说,让我以后每周日都来你家给你治疗。
  
  马嘉祺露出一个笑容,丁程鑫看着不是个滋味,不自觉打了个颤,怪瘆人的一个笑。
  
  那小丁医生打算今天怎么治疗我呢?
  
  马嘉祺歪着脑袋,露着他特有的兔牙和虎牙,又恢复了乖乖的样子,就像个抱着小书包站在幼稚园门口的小朋友。
  
  来自小朋友的笑容杀,小丁医生血条清空。
  
  没法治没法治,我们不如来当快乐肥宅吧!
  
  丁程鑫说着就顺势躺到了沙发上,又顺手掳走桌上的肥宅快乐水和肥宅快乐片。
  
  马嘉祺依旧露着和气的笑,坐到了躺成一滩的人脚边,那人倒也不客气,双腿一交叠,架在了马嘉祺腿上。
  
  一天时间,两人赖在沙发上,点开无数游戏,电影,电视剧。最后不知怎么,双双交缠在一起,滚到了地上,睡了。
  
 
  
  经过几周的所谓上门治疗,小丁医生更加了解这位马病人了,和很多富家子弟一样,从小衣食无忧,却也从小没有家庭温暖,这样的环境养成了他温柔的性子,倒不是人真的有多好,他只是疲于在乎世事罢了,不是什么暖心的形象,恰恰相反,是冷漠到骨子里的设定。
  
  大概就是老天爷看这小朋友对什么都不甚在意的样子,才剥夺了他辨识色彩的能力吧。
  
  小丁医生被自己这样荒唐的想法逗笑,但仔细想想估摸着也八九不离十。
  
  
  
  这是小丁医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小朋友,还穿着奶牛连体睡衣的人一副被吵醒的样子,头发东翘西飞的,任主人怎么压都没有用。小朋友的小脸皱得五官都快挤成一团了,眯着眼看着门后的人。
  
  小丁,你来这么早干嘛啊?真是。
  
  奶里奶气的,这么可爱,真不愧是我的小朋友啊。小丁医生心里的小尾巴快要翘出大气层了。
  
  那你再去睡会吧,小朋友。
  
  马上就成年了,才不是什么小朋友。
  
  小朋友嘟嘟哝哝着上了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牛奶香气,小丁医生有些醉奶。
  
  
  
  马嘉祺的闹钟准时登场,还没等他抬手关掉,旁边就有人一挥手,抡飞了聒噪的小闹钟。
  
  马嘉祺惊悚睁眼,想着该如何棒打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家伙。意外发现是只小狐狸,正嘟着小嘴,往自己怀里蹭,马嘉祺被他怼得痒痒,干脆搂住不安分的小狐狸。什么制定好的学习计划,哪有怀中的家伙重要呢?怪不得古时画本都热衷于狐妖书生的故事,还有什么比小狐狸更加勾人的呢?
  
  再次睁眼已是日上三竿,马嘉祺低头看了看趴在自己胸口的人,不知为何有种新婚燕尔的甜蜜感,一抬眼才惊觉,自己的色盲又一次好了。
 
  
  随着日历一页一页被撕去,日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轮转到了十二月。
  
  丁程鑫看着手机里的日程提醒,确认好闹钟都开着,这才按灭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准备入睡。
  
  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在第十二次点亮手机查看时间后,丁程鑫彻底放弃入睡这件事情,拿着手机再次确认准备发出去的消息,明明已经陆陆续续打了一个礼拜了,现在却又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一会儿觉得这个句子不大有趣啦,一会儿又觉得这个词用得有问题,一会儿还觉得这个句号是不是该改成感叹号。
  
  再不顺眼也得发出去了,丁程鑫关掉第四个闹钟,看着时间跳到00:12,按下了发送按钮,本以为一直悬着的心会就此落地,不曾想竟跳得更加猛烈,随时都会冲出来的势头。
  
  绷紧神经的人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吓得快出了魂,接起电话,那头是不同寻常的嗓音,带着弯儿的尾音,像是在藏匿在巷子里制作麦芽糖的糖罐里打了几个卷儿一样。
  
  小丁,谢谢你。我很喜欢你的祝福。陪我过生日么?
  
  丁程鑫听着电流传来的声音,沾了满身糖浆。
  
  当然啊。
  
  我是说现在啊,来陪我么?
  
  难得听到小朋友带着撒娇意味的话,小丁医生当然是很受用的,连声应下,蹬上一双鞋就出了门。
  
  夜色浓重又如何呢?自己的小朋友可在等着自己呢!
  
  
  
  生日快乐!成年快乐!我,的,小,朋,友。
  
  小丁医生站在门前,微微仰头看着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马嘉祺。
  
  接受你的祝福了,我的,小丁医生。
  
  马嘉祺的色盲又好了,世界陡然变得纷杂,反倒是那个干干净净的白T少年格外突出。
  
  这病干脆别好了,还是治一辈子比较合适。
  
  马嘉祺这么想着,上前一步。
  
  
  
  小朋友抱住了他的小丁医生,小丁医生抱紧了他的小朋友。
  
  END

睡前故事或许你们还喜欢么?其实我很喜欢这个脑洞,但是我写不出来那种感觉qwq
我的文配不上我的脑洞,so sad!
这种默片式写法也是初次尝试,不知道这样对话看起来会不会有点累啊。但我也很喜欢这种写法,怕不是以后会常写了。
希望你们可以喜欢这个小故事,晚安啦!

  
  
  
  
  
  
 
  

评论(9)
热度(101)

© 六一 | Powered by LOFTER